秀文笔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短文学 > 正文内容

三姐_散文网

来源:秀文笔   时间: 2021-08-28

三姐是妻的三姐,是我的妻姐。

三姐大妻五岁,和我们也算是同龄。三姐走了,是因为患了癌无法医治,走得很匆忙。叫人无所适从、猝不及防!

三姐的命运是多舛的。小学毕业就辍学,投师学了裁缝的手艺。她手巧,早早得就出师自立了。新潮时尚的流行时装,三姐看了图片就能做出一模一样合体漂亮的衣服。三姐对的安排总是言听计从。三姐谈过一场恋,两人同村一起学裁缝一起出师,很是热恋!可是因为双方家人的反对,最终被岳父送去了甘肃打工,从而结束了那段难舍的恋情。多年后妻闲谈时问姐:“还想他不?”三姐笑了笑说:“和谁过都一样。”

三姐对她心爱的男人是痴傻的、掏心掏肺地好!经人介绍,三姐同第一任丈夫,在相识几个月后草结了婚。丈夫长相虽好,但生性懒散。三姐经营了一个铺面,专门接活做衣服,丈夫则在店里做饭打下手,每天喜好打牌喝酒,楼上经常有啤酒瓶子堆成的一堵墙。别人都说:“小凤外女婿是个会花钱的主”,三姐却不以为然,“只要我好好的能挣下”极地接受了。在动物世界里,大多数的动物都有自我疗伤的本能,三姐尤甚!在三姐的包容和“娇惯”下,男人越发得懒散,这和三姐的勤劳越来越不搭调,逐渐演变到继而吵继而闹,在三姐怀有身孕时,有一次竟闹到喝了农药,当娘家人在医院里看望抢救后醒过来的她时,都同情的抹眼泪。男人也来看她,大家都恨得咬牙切齿,她却高兴地要立即出院跟了他走。十多年来,三天一小吵、十天一大闹,大家都习以为常了。当今天你还在安慰宽心气愤的三姐时,第二天早上,三姐的随着太阳的升起,很快翻开了的一天。别人说三姐:“你没血!”三姐不以为然:“那我咋,还离呀?”老黄牛一样内敛、忍呼和浩特专看癫痫医院让和包容的心态,十多年的中,三姐短暂的幸福伴随的是长久的伤口的愈合。三姐一直在不停地重复着因生性好强的受伤和“自我疗伤”的轮回中,最终还是了。

三姐是善良的,离婚后丈夫还是住在店里,吃着共同的饭花着共同的钱。她担心离婚后丈夫多年来养成的懒散习性,已经没有了谋生的技能。托送礼找关系,给他找了一份司机的,朋友都不理解,她很认真地说:“唉,好赖还是夫妻一场,叫外以后咋生活里!”离婚半年后的男人颈椎有病影响走路不便,三姐联系医院几乎花光了积蓄的为他治疗。三姐对她男人的好,让所有人都羡慕和愤然,她却总说这是她上辈子欠人家的!

妻是三姐的徒弟。三姐在妻十六岁时,就把她带到了城里,手把手地教她,严厉地要求。很快,妻和三姐一样在当地小有名气。做衣服的主顾,姐不在时找妹、妹不在了找姐,“大雅”、“小雅”在同一个市场、同一条街道,生意很是兴红。妻和三姐年龄相差较小,又在一起朝夕相处了十多年,姐妹俩有事总是无话不谈、分享、分享成功的喜悦,她们因为对方的烦恼而一起烦恼,也因为对方的高兴而一同高兴。她们之间也发生过几次小的不愉快,但只要是一个招呼就烟消云散,姐妹俩依旧形影不离!三姐喜欢,对我的女儿特别的喜爱。女儿每次看见三姐,就远远地跑抱着她:“姨妈,我爱死你了!”三姐总会很幸福地笑起来:“等姨妈老了,将来就靠我娃了!”女儿跟着三姐学会了针线活,小小年纪缝制沙包、小布带子等,针脚细密、做工精细。妻说:“这是得了她姨妈的真传,要接她姨妈的班哩!”( 网:www.sanwen.net )济南癫痫医院

三姐是勤劳的。因为从事的是裁缝生意,二十几年来,几乎没有休息过,每天都起早贪黑地干活,她的积蓄给男人家里翻盖了崭新的房子、送终了公婆、养大了儿子。房子离婚后不能搬走,被男人从不节俭花了的积蓄也就花了。只有一个儿子,很是出众,上了大学,从军入了伍。三姐高兴得逢人就夸:“有我娃也就够了。”三姐疼爱自己的儿子,因为对儿子的而放弃自己对幸福生活的向往,把自己全部的爱都给了儿子,给儿子创造最好的生活条件,上最好的学校。儿子当兵退伍时,我和妻陪同三姐去接机,母子两年不见,儿子上前把三姐抱了起来,母子的幸福,让人。三姐第二次嫁人了!男的比较忠厚老实,对三姐也好,经常出双入对,我们都说:“三姐找到了真正的幸福”。在他们的上,我作为主持人很动情的祝福他们能有幸福的后半生,三姐当兵的儿子也发来贺信,看着他们幸福地,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动容。然而,当所有人都还沉浸在三姐的幸福中时,不幸却不期而至!三姐换了近十年的胆结石,一直都因为怕耽误生意,能忍就强忍着不做手术。终于在腊月二十六,正在赶制年前最后一件客户定制的床罩时,难忍而住进了医院。没有人想到很简单的一个手术,在推上手术台后,被医生告知发生了癌变。进而去省城救治,在花费了巨资和焦虑地后完成了手术。姐的所有积蓄很快就花光了,妻就开始用自己的钱给医院交。我的父母异常的支持,老告诉我:“娃好得跟啥一样,咋得下这病?我想起来就恓惶得不行,你们多花些钱给治吧,钱没了你们以后还能再挣。”我很是感动,因为母亲是极细发的人,一双袜子补了再补也不舍得扔掉的,但这次如此的慷慨。是因为她把三姐一直都当成自己家里人一样的看待。

天津市冶疗癫痫病那家医院效果好而一切都无济于事,妻在把自己关在车里大哭了一场后,开始了四处求医问药给三姐治病的历程。哪怕听到一个模糊的消息,妻都会认真地去打听,有时开车一跑一整天。妻已经不顾自己的公司业务,全力的救治三姐了。因为三姐是妻的影子,是妻的知己,是妻最亲近的人。我们把三姐送回了她第二任丈夫的老家,为的是乡村清新的空气和安静的环境有利于病情的康复,更是为了不得不考虑三姐要走后的归宿了。我和妻每天都穿梭于三姐家和我家。在经历了三次的化疗后,三姐的病情急剧恶化了。经常疼得直不起腰,总是问我:“咋都看成这了还不管用?”我总是安慰她:“手术有些大,伤及了其他的脏器,肯定要有很久的恢复”,她不做声了。她对我的话总是深信不疑,在她心里一直认为我是有有见识的。妻总是在背后悄悄地流泪。后来很多的治疗花钱费力,虽然我明知是徒劳,但从不忍心阻拦,期望能让妻得到些心里难得的慰藉!

随着三姐进食量的越来越少,情况也越来越糟,已不能起床。我和妻开始着手为三姐置办老衣。三姐的人缘极好,和同一市场的同行们从没有红过一次脸。大家对三姐极表同情,他们为三姐手工赶制老衣,都说:“凤这人真好,给别人做了半辈子衣服,要走了,她要穿的衣服我给做得美。”一切都收拾停当,大姐把病情告诉了三姐。三姐倒显得很坦然,自己安顿了后事,提起了想见的几个人,其中就有前夫。其时前夫已娶了新妻生了女儿。三姐是打心底里还在牵挂着他,或许是想要交待并托付关于儿子的事情了。但终归是没有来。

妻发现三姐精神已经恍惚。因为亲姊妹不能见面的讲究,特意嘱咐我去照看。三姐爱干净!上午和三姐的两个好姐妹为她洗了头,靠在儿子怀里的她被用吹风机吹干头发时,北京那家癫痫医院好已经非常疲惫得不想睁眼了。给她擦洗了身子后我进去看她,她很安静的躺着,有气无力地看着我:“我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,就是娃交给你了,你就权当是你的儿子!”这本是要告诉她前夫的话,无奈时才讲给了我!我的心情很是凝重,这哪里是一句简单的交代?这是多么沉重的嘱托!这是母亲将逝时对儿子无限地和眷恋,这是一个母亲无奈时的祈求!在他如释重负地托付完后,已虚弱得不能睁眼了。我坐在床边,静静地看着她,她不时地用难以听清楚的声音叨咕着:“唉,咋还走不了?”

经过几个小时安静地守候,三姐终于走了。三姐带着对他刚刚开始的生活的眷恋、带着对儿子亲人难舍地留恋和对自己命运的万般无奈,抛下她的儿子、她的亲人和无数关心她的人,独自的去了!烛火摇曳、纸灰飞灭,她的朋友们来看她了,曾经和她在一个市场里做生意的人们都来了,泪流满面的祭奠她、她,她曾经的徒弟用悲怆的哭声送别她,所有人无不悲切。三姐却再也看不见了!

三姐虽不是我的亲姐,她的离去也想一片树叶一样的轻轻匆匆地飘落。但对于妻来说,从此后少了一位能和自己分享快乐、情趣相投的手足。三姐的儿子没有了母亲,妻用最大的努力去减少他的伤痛,我的女儿也天天“我哥长”、“我哥短”的叫着,她为多了一个哥

而高兴着。我和妻尽力的为孩子们营造着一个幸福的生活。一切都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,日子还在一天天地过着。只是在除夕或者节的时候,少不了必须要做的事情,那就是:祭奠我们的三姐!

三姐地走了!只是时不时的会见她,每次我都告诉她:“姐,你放心,我们和孩子都很好!”

首发散文网: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kebmt.com  秀文笔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